漢堡手

[松本潤x你]門、打不開!!

BG BG BG
文筆渣文筆渣!
這梗是看見別人被困在洗手間
然後有人撞開ww















🙈
「啊…衣服放在房間忘記拿進來了..」

剛剛洗完澡準備穿上衣服的你,
發現自己忘記把衣服拿進來,

「嘛 潤くん沒這麼早回來,就算沒穿衣服去房間也沒關係,哈哈。」


「開不了!?」正想開門的時候發現開!不!了!

「不會吧,我的運氣會不會這麼爛!!」

你試圖撞開,肩膀也紅腫了,但沒有把門撞開。

「什麼辦…手機也在外面…」

「乞痴!」

因為沒有穿衣服的關係,體溫變低。

「潤くん快點回來…」

正當你這樣想的時候,大門傳出鎖匙的跳撞聲。



「だたいま」

你驚動地立即站起來,拍打浴室的門。

「潤くん!!!!!」

他聽到自家女友的呼叫,即刻跑去聲音的來源。

「⚪️⚪️、什麼了?」

「門…打不開!!」

「はい!你站後一點,我把門撞開!」

「分かった!」

拍!

拍!

拍!

拍!

拍!

終於打開了、你看見自家男友的臉立即飛奔過去。

「大丈夫だよ、俺がいるから」輕輕拍你的頭。

「潤くん.....」這句真的快讓你感動到哭出來了:

「所以…獎勵是把你…吃 掉 嗎?」

你終於想起自己只是用毛巾圍著身體,這根本就是送羊入虎口。

他看到你呆掉了、壞笑了一下。

「いただきます~」

[二宮和也x你]吃醋 上

最近吃了很多一吻定情的糖
引發了很多腦洞(*´艸`)

文筆渣慎入!
文筆渣慎入!
文筆渣慎入!

設定:你是電視台的staff。

早上工作的時候被一位色色上司毛手毛腳,
但反抗之後工作會不好受,被人成為針對目標。
你很努力把怒氣壓制,扯出一個很難看的笑容,
說要回去工作才能逃走魔爪。
心情已經很差,但看見nino和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優さん聊得很開心。他發現你也無視你的存在,所以下班後沒有立即回家,也沒有和他說,反而和其他關係很好的staff喝酒。
但你不停灌醉自己,喝了幾瓶啤酒。













「我沒有醉!

放開我~我不要回家啦!還可以喝幾杯啊!

…嗝。今晚!不! 醉! 無! 歸~!快喝!喂!你!

笑甚麼…~嗝。…鳴鳴鳴鳴…!」

說着特然開始哭了起來,
把忍了一整天的情緒都放洩出來。
像小孩子一樣,哭得很大聲。



你的好朋友打給了nino。
叫他把自己家的女朋友帶回家,
本來他在家也擔心你為什麼這麼晚還不回來,
知道原來你去喝醉酒了,
還聽到你的哭泣聲,快速變裝去領你回去。


過了一會兒,
你聞到一股很熟悉的風之戀香水味。
哭完後的呼吸不暢順慢慢也平靜起來。
nino看到你淚流滿面皺了一皺眉頭,
溫柔地將你扶上自己背上把自家女友回家。

慢慢你因為微風吹拂,開始清醒起來。
乾咳了幾聲,發現自己在男朋友的背上,
「嗯?小孩子醒來了?」

「嗯…」早上冷漠的他和現在溫柔的他,

心臟很疼⋯想到他無視你就有些不爽,

才 不 要 你 管 我 呢!


「放我下來!」本來是用氣勢的如氣,但說出口就和撒嬌一樣軟綿綿的。

「不行」淡淡的一句


「放我下來!!」

你在他的後背開始掙扎,其他人也看着你,

他迫於無奈走進小巷慢慢放你下來。

但一放下來的時候便腿軟,嚇得你立即捉住他的手臂平衡身體。
因為酒精站了起來也腿軟頭也很暈。

靠在牆邊一步一步嘗試走起來。

二宮和也實在看不下去一手把你拖進他的懷抱。
揉揉你的頭髮哄你。


「不要這樣,我很心疼」有別於平常的小尖嗓,
用着被櫻井翔更誘人的磁性聲音。

「你這個壞人!早上這麼冷漠對我!現在又這麼…唔!」
本來眼淚又不爭氣開始流出來,但被他霸道的吻融化。

「ごめん」柴犬般的眼神,繼續品嚐你口控的酒味。

他放開了你緊緊抱著你,
他的香氣把你弄醉,
安穩地靠在他的肩膀,
他發現後笑了一笑,
「回家吧」再次被他溫柔地背着回家。





決心下一集寫肉!沒有人看也照寫!

[二宮和也x你]減肥

BG 腦洞系列 文筆渣慎入








(.゜ー゜)「小笨蛋,你不是很喜歡甜點的嗎?
這塊蛋糕是去你最喜歡的漁夫麵包店買的呀。」
二宮和也臉無表情地玩弄着你的圓臉。

「我!不!吃!」你當然很想吃這塊精緻的蛋糕!
但前幾天看ニノさん的時候,這個人說害怕比自己
大件的女生!雖然他是比你高十多厘米,但身型絕
對沒有他的驕小。所以下定決心要減肥!

(.゜ー゜)「什麼了?沒有胃口嗎?生病了嗎?」
語畢。二宮和也的額頭和你的額頭相踫。嘴近到快
親上。

「呀⋯!沒有呀!我最近在減肥啦!」輕輕地
推開了他。

(.゜ー゜)「為什麼?誰說你胖了?還是…小笨蛋想
勾引別人嘍?」一邊說着一邊玩弄你的髮絲。

「不是啦!不告訴你就是!」現在是誰在勾引我!你

這個小惡魔

二宮和也越靠越前,你下意退後了幾步快逼到牆角。

(.゜ー゜)「看來小笨蛋不乖了,要開始進行調教了⋯」
一手抱着你的腰把鼻子貼近你的鼻子,在你唇前一厘米
也沒有但又不親下去,聲音比平常低了幾倍。

「不…!不是啦!都是因為你說害怕比自己大件的女生…」
你很想推開他,但這種壓迫感讓你動不來。

(.゜ー゜)「我害不害怕你,你等回體驗一下不就可以了?」
當你反應過來時已經被公主抱去臥室。

從身位偶像的他,他教曉我很多道理、無論是説的話或是歌詞也讓我差生共鳴。